您的位置:首页  »  冰风秀雪传作者大块岩石



冰风秀雪传


字数:113931字
作者:大塊岩石
txt包:(111.63kb)(111.63kb)下载次数:339






第一卷慈母篇

第一集邻家艳母

「懒虫,起床了。今天是期末考试呀,再不起床,你想害死我呀。」是姐姐的声音。

「再睡五分钟。」我迷糊中眼睛稍稍张了一下,看了姐姐一眼又闭上了,准备继续睡。说真的,平时我不赖床的,主要是昨天晚和妈妈玩得太晚了,哦,不是玩,是练功。

忽然一个庞大柔软的物体压在了脸上,对着我嘴巴的是一张小嘴形状的东西,带了点尿骚味,估计姐姐也是刚起床,还没去洗澡,平时她习惯一起床就先洗澡的。紧接着,小弟弟被一张温暖的小嘴包围了,说不出的舒服。看来这觉是床是赖不成了,我忍不淄伸出舌头对压着我的「小嘴」添了起来。

「嗯……好舒服,不过现在还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快起来洗一洗吃早餐了,呆会儿上学后还要考试呢。你考的再差也无所谓,我可不行呀,考不及格的话,你以后就没姐姐了……嗯,快起床!」姐姐吐出了我的小弟弟,呻吟着。

既然已经清醒了,就起床吧,向洗手间起去,准备刷牙。经过厨房时,看到除了一条围裙外什么也没穿的妈妈正在做早餐,看着她雪白肥嬾的屁股,刚软下来的小弟弟又威风了起来,忍不住走过去抱住了妈妈,小弟弟从后面插进了妈妈的阴户,双手伸入围裙,在妈妈巨大坚挺柔软的乳峰上揉捏起来。

「终于起来了?现在不是练功的时间,快去洗洗,吃完早餐,上学去,好好考试呀,别丢你妈脸。」被我突然袭击的妈妈不自然的扭动起来。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龙吟风,今天17岁,高中二年级,哦马上要高三了。
牵着我的手的是我的双胞胎姐姐,叫龙吟雪,和我同班,忘了提醒一下,她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哦,身高175cm,天使般的脸孔,魔鬼般的身材,在这个男性稀少的年代,仍然拥有不少的追求者。

妈妈名叫龙灵娇,今年36岁,她在城里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上班,是城里最有名气的大律师。我们这年代,人类平均寿命比刚进入21世纪的时候增加了差不多40年,一般来说,人生的状态要到60岁以后才开始下滑,36岁的妈妈,年龄上看上去和姐姐没有什么两样,却比姐姐性感迷人的多,如果说姐姐是少年杀手的话,那妈妈能对从12岁到120岁的男人通杀。

我没见过爸爸,偷偷的从妈妈的日记里看到,我们能够出生,是因为妈妈当年把爸爸强奸了,借了种。

妈妈一手把我们姐弟俩拉扯大的,从记事起,家里就一张床,我们都有裸睡的习惯,从小到大,妈妈和姐姐都是一左一右的把我夹在中间的。在我12岁的时候,妈妈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的处男身夺走了。

清晰得当年我在电脑前看着一本名叫《秀色之家》的小说,手不停的在小弟弟上套弄着,妈妈忽然走了过来,一句话也不说,把我的手一拨,小嘴就往我小弟弟上套,我一下子就蒙了,只记得小弟弟似乎膨胀的特别厉害。妈妈吸吮了一会儿后,站了起来,也没看清她什么动作,她身上的衣服就全飞了,把双乳往我脸上一送,我不由自主的就吸了起来。

虽然说在这年头,和妈妈做爱是非常普通的事,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开始,当时我才12岁呀。心里虽然蒙蒙的,但玩弄妈妈的奶子,感觉真的非常好,不管我是轻轻的咬着,或重重的抓着,不管在我嘴里手上怎么变型,只要我一松开,两个大乳房就立即回复了原样。

妈妈轻轻的呻吟声刺激着我,我已经不满足只玩妈妈的乳房了,脸离开妈妈的乳房,向妈妈的小嘴吻了上去,左手留着妈妈的乳房上把着,右手轻轻的摸上了妈妈的阴户。这时妈妈的美穴已经潮水泛滥了。

忽然妈妈伸手把我一推,我便躺了下来,只见妈妈一跨腿,就坐在了我腰上,一起一落的套弄了起来,嘴里不停的哼哈着。

不得不说的是,这年头的小孩,好像发育的特别早,而我更是其中的表率,当时我已经身高差不多有180cm了,小弟弟更是长达了25cm,还别说,我偷偷的用尺子量过的。31岁的妙龄少妇和12岁的小男孩,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年纪不超过5岁的姐弟。

妈妈似忽特别容易到高潮,我还没怎么感觉,妈妈就全身颤抖了起来,而且身上细小的汗毛好像也竖了起来,到我射精时,妈妈已经高潮了好几次。

在我射精后,感觉从妈妈的美穴里传来了一股热流,然后这股热流在妈妈的指引下在全身经脉中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小腹上,妈妈告诉我说这地方叫丹田。

第二天,我就帮我姐姐开了苞,并按照妈妈指引我的方法,帮姐姐也开通了双修大门。

妈妈很厉害的,记得小时候,妈妈几分钟内赤手空拳的打死了二十几个全身上下都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因为这群黑衣人拿着明晃晃的刀子想要抓我和姐姐。
妈妈告诉我们,这群黑衣人不是我们国家的人,他们是倭国的忍者。后来我才知道,妈妈在当律师前还当过兵,在完成了一次潜入倭国的秘密任务后,顺便摸进了这群忍者的总部,从他们总部偷到一本名叫「上忍秘术大全」的书;后来妈妈把这本书交给了爸爸,趁着爸爸开心,偷袭了爸爸并强奸了他,于事就有了我们。

可是我不明白的是,妈妈有这么厉害武功不教我们,只让我和姐姐用双修的方法修练内功,还给了我们一本看起来很陈旧的掉了封面的书,让我们按那书上写的法方修练。那本书好像很容易练呀,没多久我和姐姐就全练完了,妈妈却让我们练完了再重头练起,一直重复了好几年,直到几个月我学校图书馆的书架上找到了一本内容一模一样但却有封面的书,才知道妈妈让我们一直修练的心法叫《基本吐纳》,好像只要是练过武的人都练过的,是最基本最普通的。

吃完早餐,牵着姐姐的手,和妈妈说了句拜拜,准备上学去了。

「放学后早些回家,今天是你高阿姨和小明哥的大日子,别回来晚了,没赶上最精彩的一部份呀。」妈妈在后面喊道。

高阿姨是我的邻居,名叫高雅菊,今年37岁了,王小明是高阿姨的儿子,今天是他18岁的生日,高阿姨打算把自己奉献出来当王小明的成人礼礼物。
不是我自吹,我和姐姐天生聪明,不管是在学习上还是武艺上,感觉都是相当的轻松,特别是学习成绩,从小到大,一直在班上都是名列前茅,考试不及格,那是做梦都不会梦到的事情。

一路顺风顺水,试考完了,牵着姐姐的手,直接到了高阿姨家。

高阿姨家里除了妈妈和我们外,还有另一家客人,市公安局局刑警大队队长傅君蝶阿姨和她的丈夫市长刘伟杰刘叔叔还有儿子刘悬。付阿姨和妈妈同岁,我和刘悬也同岁,而且也是同班同学。我们几个都商量好了,明年我们的成年礼上,妈妈和付阿姨将成为我们的主菜。

妈妈和付阿姨是无话不说的死党,作为一个靠能力从小民警升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的付阿姨,也有着不凡的身手,她们还有我一起收了个徒弟,就是高阿姨。妈妈负责教内功,付阿姨负责拳脚,而我呢,是最舒服的活,就是和两位阿姨双修。

几年前,高阿姨在一个酒吧里被几个黑社会用药迷晕,稀里糊涂的到民政局注销了公民身份,以一元钱的价格卖给了那黑帮开的一间餐厅,高阿姨的丈夫在找餐厅理论时被餐厅的打手围殴成重伤,送院后治疗无效不幸英年早逝。在高阿姨绝望的接受屠宰时,妈妈和付阿姨带着我和小伟刚好在那间餐厅用餐,高阿姨还是我和小伟一起点到的呢。高阿姨绝望的哭喊声引起了妈妈和付阿姨的注意,结果是付阿姨叫来了一群警察,妈妈在法庭上为高阿姨争取到了相当宠大的赔偿金外,还把那餐厅的老板还有黑社会的头头送上了死刑台,其他的黑社会成员都大大小小的被判了刑。不得不说,国家对非法猎取肉蓄行为的制裁还是相当严格的。后来付阿姨就成了我们三人的徒弟,并把家搬到了我们隔壁。

废话不说了,人齐了,时间也不早了,活动开始。

「首先是身材大比拼节目。」三位妈妈笑嘻嘻站出来,把外衣一脱,剩下乳罩。然后,接着是裙子,三位妈妈穿的都是相当性感的超短裙,妈妈们都用右手把腰间拉链往一下拉,裙子偏同时掉落到了地面,然后左手轻轻往肩上一挑,乳罩偏掉了下来,最后是一起大幅度的扭动屁股,慢慢的把底裤脱了下来,动作非常的整齐,不知道是不是事先排练过的。姐姐看着三位妈妈,跟不上节凑,自己也慢悠悠的脱了个精光。

好美,非常的美。妈妈身材雪白高俏丰满而又不带丝毫的赘肉,巨大而又又坚挺的乳房,无疑是这四具美体中最迷人的一个;付阿姨身材比妈妈稍矮,估计是长期段练和出警的关系,一身降气息的小麦色皮肤和能和键美小姐一拼的身体,不过坚挺的乳房倒是比妈妈小不了多少;高阿姨身材和妈妈差不多,皮肤也很洁白,乳房甚至超过了妈妈,但自从获得了巨额赔偿金外就一直闲在家里,虽然不停的修练着,但也是内功双修为主,拳脚方面她不是太喜欢,所以在小腹上看起来微微隆起,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赘肉。在这三具美体旁边,姐姐那还未完全发育的身材看起来失色不少,气得她眼红红的。

妈妈性格火辣又大方,付阿姨坚强而果敢,高阿姨既文静又温柔,姐姐有些像妈妈的火辣,又有付阿姨的坚强,有时又像高阿姨般的温柔,这四大美女在一起,型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我们几个真是太幸福了。

「好看吗?」美女们淫邪的笑着问。

没有人回答,因为我们好像全都中邪了,傻站着,裤档里全都搭起了帐蓬。
看到我们四男性目瞪口呆流着口水的傻样,四个大美人身躯扭动更加快了,特别是姐姐,身材方面微小的劣势在肢体语言方面赢了回来。

「第二个节目,饭前大做爱!」妈妈淫笑道。这四大美人中,妈妈好像是头头。

我们四人终于清醒过来了,飞快的脱光了衣服。

最先起动的是刘叔叔,我本来想去抱妈妈的,他比我快了一步,扑过去把妈妈搂在了怀里,吻上了妈妈的小嘴,一只手在妈妈的乳房上大力的揉搓着,另一只手伸向了妈妈的胯下,在妈妈的阴户上一时抠着,一时抚摸,妈妈一下子就软在了他怀里,小溪里已经流出了不少的爱液。

我只好转身走向了付阿姨,把小弟弟往付阿姨嘴里送,双手分开付阿姨的双腿,仔细的看了看付阿姨的阴户,然后一时伸出舌头慢慢的添着小阴唇,一时双嘴一紧重重的吸着小豆豆,一时又用牙齿轻轻的上咬一咬,不一会儿,付阿姨小溪里就涌出了大量的爱液,相信只要再过一会儿,她肯定会喷潮。付阿姨浑身哆索着把我的小弟弟唅进了小嘴里,时而全吞进去吸吮,时而又吐出来轻添。
悬和小明同时向姐姐发动了攻击。他们都是姐姐的追求者之一。姐姐的心里一直只有我,平时只当他们是朋友,并没有过多的亲热,所以他们两个现在趁着机会,好好的把玩起姐姐来了。只见他们一人用双手在姐姐的乳房上揉捏着,一人双手分开姐姐的双腿,在姐姐胯下吸吮着,不一会儿,姐姐就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高阿姨也不示弱,她左右手各抓住一根小弟弟,小嘴一时往左边吸一口,一时往右边添一下,好不过瘾。

各自把玩了一会儿,大家都干起了正事,我抱起付阿姨,让她屁股朝天的趴在沙发上,对着她的美穴一插到底,双手伸向她的身前,抓起双乳狠狠的揉弄了起来,让她的双乳在我手中不断的变化出各种形状。不知道我是我插的太狠,还是手上的劲用的大过头了,付阿姨的叫喊声是所有美女中最大声的一个。

妈妈好像是喜欢在主动的,只见她一上一下的套弄着,嘴里轻轻的呻吟着什么,刘叔叔平躺在地毯上,双手时不时的举起来摸弄妈妈的奶子。

姐姐上下两张口同时受到了冲击,悬举着姐姐的双腿,狠狠的抽插着,而小明则把小弟弟放进了姐姐的小嘴中,手也不停的在姐姐的胸部摸索着。

一阵淫声浪语后,我们都平静了下来。这时,我们四个男人的眼睛同时转向了今天的主角——高阿姨上。

高阿姨知道这是她的最后一次了,虽然脸上有些许的红晕,但也大大方方的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主攻后庭,悬走正门,刘叔叔冲向小嘴,三根枪,同时向高阿姨的三张口发起了攻击,而小明用他的双手向他妈妈全身上下游动着,高阿姨一下就蒙了,本身不停的颤抖着,嘴里因为塞着根东西喊不出来,只能嗯呀嗯的轻声叫着,不一起会就喷了她面前的悬满头满脸——高阿姨也是会喷潮的,到最后她干脆晕了过去。

叫醒高阿姨后,我们八个人一起走进了浴室。好在浴室够大,虽然有些挤,但还是能够站得下这么多人。虽然说是清洗,但手头上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我们四个男人的手不停的在四大美人身上游走着,弄得她们哼哼哈哈的,站都站不稳。

终于到了做饭的时间了。

小明问他母亲,想用什么样的处理方式。高阿姨说:「我喜欢斩首,也喜欢绞刑,刺穿也不错,常规的割侯开膛也想试试,都不知道选什么好了。哎,龙姐姐,你来帮我选一样吧。」虽然她比妈妈大了一岁,但妈妈是她们三人组里边的头头,所以她一直管妈妈叫龙姐姐。

妈妈认真的回答说:「相信你也和小明双修过了的,你是打算只给小明留下一顿美味呢,还是想在这美味里增加特别的营养?」

「什么特别的营养?」高阿姨似乎不知道妈妈在说什么。

妈妈耐心的回答道:「你和君蝶修练《彩虹心决》也有几个年头了,应该各有小成了吧。在你被处理的时候,如果能把气海里的所有真气通过奇经八脉散布到全身后死亡,那你的每一块肉里都包含着你的修为,这就是特别的营养。而每个部位受到的痛楚程度的不同,所分配到的真气厚浅也不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痛苦能激发出潜能,所分配到肌肤上的真气,肯定比你平时气海里储存的要大的多,对分享你美味的学武者来说,是非常难得的灵丹妙药,可以大大提高自身的修为。」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妈妈来不教我的心法却主动教给了两位阿姨,原来是不安好心的,为的就是这一天呀,不知道教过姐姐没,回头问问。

高阿姨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只能选择不穿刺的烤全人,或整体清蒸,又或者整身活煮了。好吧,我选择整体清蒸!」

确定了处理方式后,四大美人分工行动,妈妈帮高阿姨灌肠清理,姐姐收拾炉具蒸笼,付阿姨准备各种酱料。而我们四个大男人,则全部累倒在了沙发上。
我发现有内功的另一个好处——灌肠特别简单。只见高阿姨趴在地下,妈妈把水龙头对准她的屁眼后,高阿姨猛一吸气,整桶水就全部吸进了她的肚子里,然后一呼气,这桶水带着她体内的污质,哗的一下全出来了,重复几次后,已经没有任何的污质和异味了。

妈妈仔细地帮高阿姨把阴毛、腋毛一根一根的拨了下来后,看着高阿姨光滑洁白的美穴,忍不住亲了一口,又用手指狠狠的插了进去,还恶意的弯了弯手指。
高阿姨又颤抖了起来说道:「别弄了,别弄了!这是给我儿子准备的成年礼物,不许你再弄了!还有,你们不许和小明抢!!」

妈妈,付阿姨,姐姐同时举起了中指:「却,只想着你的宝贝儿子呀。」
高阿姨有气无力的说道:「最美的当然要留给最爱的人啦,我身上又不是只有美穴,还有乳房呀,大腿呀,骚蹄呀,你们都可以分享的呀。」小明也耸耸肩说:「就是,妈妈那么丰满,怎么也不会喂不饱你们,最多明年到你们当主菜时,我不抢就是了。」

全体无语中。

蒸笼已经准备好了,火也点燃了,高阿姨盘好秀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勇敢的踏了进去。妈妈帮忙把盖子盖好了。盖子上有个凶,高阿姨的头从那凶中伸了出来,身体留在了蒸笼里边。妈妈说道:「蒸好后,雅菊妹妹的勃子上会有一条明显的三八线,刚好从那儿切开,对了,小明,你妈妈的头以后怎么处理?」
「哦,我打算做防腐技术处理,永久的收藏起来,毕竟妈妈只有一个。对了,龙阿姨,呆会儿您要帮我妈妈化妆,让她成为世界最美丽的人头,好吗?」
说话间,高阿姨呼吸急促了起来,身体也慢慢的颤抖起来了,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布满了汗珠了,看来蒸笼开始热起来了,而且加热的速度还不慢。在水雾中,高阿姨看起来特别的美丽。

只听她像喘着大气说道:「你们别光顾着聊天呀,陪我说说话吧,要不你们几个给我表演春光秀吧,好吗?这里边有些不好受呀。」想想也是,活活的在高温的蒸笼中接受清蒸,的确是热得难受的。

然后这几个小时,我们陪高阿姨说了许多话,包括我们小时候的糗事,或者几个美女的身材,或者学校里警局里的什么有趣的事呀等等。后来我们还给高阿姨又表演了几场现场春宫秀。期间我们不停的观察着高阿姨,看着她越来越急凑的呼吸,越来越快的颤抖,最后在小明重复唱着的《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歌声中,慢慢地闭上眼睛,身体渐渐的平静,直到停止呼吸。

抬出蒸笼后的高阿姨,浑身晶莹剔透,充满着诱惑。我们流着口水,抬着她上了餐桌,摆了个标准的观音坐莲的恣势。妈妈剖开高阿姨的肚皮,把高阿姨体内的肠子呀,内脏一件一件的往外取,交给付阿姨吩咐道:「嗯,这可做成卤水肥肠、肝切成细片用香葱炒味道不错……」最后切下高阿姨那美丽的头部,拿去化妆处理去了。

好像怕别人抢似的,小明很快的把他妈妈的美穴挖了出来,放进自己盘子里后才慢慢的品偿着。刘市长叔叔看着摇了遥头,切下两只盘子里,一只递给姐姐,另一只递给他妻子,开玩笑似的说道:「慢慢品偿,吃乳补乳。」妈妈的乳房是这四大美女中最漂亮的,刘叔叔也就没去理会。

看着高阿姨身上的精华被抢夺一空,只好从她大腿上割下一大块肉来,沾上酱料,嗯,实在是美味,美肉入口即化,肥而不腻,忍不住大声赞了起来。
当天晚上,我发现丹田里的真气突然比以前浑厚了相当多,视觉,听觉,嗅觉也变得非常灵敏,把真气运到手上,挥出一拳,甚至能感觉到有真气从拳上飞了出去,然后看到几米远的桌上的花瓶凭空破碎了,我知道高姨肉里的特殊营养发挥效果了。


第二集校园风波

考完试的这几天没什么事清闲在家,也懒得出门,除了在消化停留在体内的特殊营养外,就是和姐姐双修,不过多了个王小明,也够姐姐累的。王小明自从高姨去世后就住到了我们家。

妈妈这几天在家的时间很少,下班后总是很晚才回家,回来后心情也特别的好。时不时的有电话找她,挂掉后总是她总是笑嘻嘻的,也很少和我做爱了,平时她一下班总是要把我搂在怀里的。还有每次出门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觉的好奇怪,悄悄地和姐姐说了,姐姐说,妈妈肯定是恋爱了,平时妈妈视男人如粪土,这次有些不妙,追她的肯定是个了不起的人。我听起来心里酸酸的,最主要的是,妈妈说过一年后在我的成人典礼上把自己奉献出来给我当礼物的,如果被人追去了,我怎么办呀?姐姐开导我说妈妈是个正常女人,有时也需要男人的肩膀来靠靠,偶尔也要对男人撒撒娇什么,这些都是你没法给妈妈的。想想也是,从来都只有我向妈妈撒娇的,不过就算有人追求妈妈,我也要去看看是什么样的人,不然不放心。

终于有一天拉上姐姐的手,准备悄悄的跟上妈妈,这时电话却响了起来,是学校打来的。

学校来通知了,考试成绩下来了,让大家穿好校服,回校一趟。

校场上,校长叫刘雁琳,今年45岁了,是一位成熟的女性,丰满的身材,清秀的容貌,再带上一幅银色的眼镜,看起来楚楚可怜。只见她出来先是勉励了一番,然后说道:「根据国家法律,高中以上各年级期末考试不及格的女生,强制接受屠宰。我很高兴,我们学校不及格的女生不多,现在我把名单公布一下。」
顿了顿,继续说道:「高中一年级不及格的女生有:一班王佩琳、四班伊小娜、五班的田甜,嗯,一年级的不错,只有三人。现在是二年级的:一班岺海燕、二班陈华、二三班吴东霞、四班的温怡清、四班的龙吟雪……」

听到这我一下蒙了,姐姐和我的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是处在前几位的,而且她的学习成绩比我好些,我都不会不及格,姐姐更不可能的。校长以下说高三的什么什么同学,我一句也没听进去了。

「好了,现在请被点到姓名的同学出列,脱下你们的校服,交还学校。」不知什么时候,校长已经念完了名单。

我们班班主任忍不住说道:「请等一下,这不公平的呀。温怡清同学自从上高中以来,一直是全班同学成绩最好的,只是在考试那几天她得了重感冒,影响了发挥,我再一次的请求您,校长,请给她一个补考的机会。」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对不起梁莉老师,国家的法律没有补考这一规定,我也很同情温同学,也很忱惜,不过法律还是要遵守的。」校长的眼睛也红红的。「还有,我相信我们学校所有的老师都是正真的人,这次考试是公正、公平的。现在起被点到姓名的同学出列,并把校服脱下来,叠好后,放到我身后的桌子上。」

姐姐看了看我,说了声:「不好意思」后,便开始脱起了衣服,看样子她好像一直期待着接受屠宰。

「等等,我请求查看我姐姐的试卷。」看到姐姐她们脱光了衣服准备接受厨师清洗,我急忙大喊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呀,姐姐只能是属于我的。

「拒绝请求!」教学主任陈志强大声吼了起来,「肉蓄都没有提出要求查看,你瞎起什么劲呀」

「好吧,我请求查看我的试卷。」看着我生气的瞪着她的眼神,姐姐说的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嗯,被强制接受屠宰的学生是有权利查看自己的试卷,陈主任,请您去龙吟雪同学的试卷拿过来吧。」校长开口了。

陈主任汗流满面,一个劲地说道:「真的没这必要呀,看不看都要被宰杀的,现在时间都不早了,现在再不开始,就赶不上吃饭了时间了,我倒没有什么,只是让这么多的学生挨饿,说不过去吧。」

有许多学生附合了起来,说什么赶时间呀,肚子饿的,起哄声似乎越来越大了。

「梁老师您去拿吧,顺便把温治清同学的试卷也拿过来。」看到陈主任没动,校长转身向我们班班主任说道。

试卷很快就拿了过来,果然有问题,写着姐姐名字的试卷,明显有涂改过的痕迹,姐姐拿出自己的作业本和这张试卷一起交给了校长。姐姐的字写的很清秀,这张试卷上的笔迹写的很寮草,明显人一下就能看出问题来,而小温同学的明显也是被人调了包的。

小温同学此时正在接受灌肠,美穴和屁眼都插着根水管,小肚子涨的鼓鼓的,小脸红红的可爱极了。一听到她的试卷被人调包后,她的考试成绩没有不及格后,急忙拨出水管,向放着衣服的桌子跑去,每跑一步,都有大量的清水从她下面两个美丽的小嘴巴中喷出来,真是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也不管水还在继续流着,拿起衣服就穿,对她来说,弄湿衣服比在全校老师同学面前光着屁股要好的多。
相比之下,姐姐显得格外的悠闲,她拿过毛巾,仔细的擦干身上的水珠后,才慢吞吞的回来穿上了衣服。

校务处很快就查到了调包的两个不及格的学生,其中有一个是陈主任的女儿,她的试卷是和小温对调的,和姐姐对调了试卷的,是一位名叫南宫小芸的同学,这两位同学都不是我们班的,平时也没怎么来往。不过南宫小芸来头不小,性格也相当的火暴,为人也相当有义气,据说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还打了一场规模不小的群架。

所有老师中只有陈主任有作案的动机和时间,在校长的示意下,几名安保把他扭送到了公安局接受调查。

「请南宫芸同学、陈洁美同学请出列,脱下校服交还学校后,到左边水池清理。学校发生试卷调包事件,差点将两位无辜的学生遭到强制屠宰,我身校长,难辞其疚,所以,我将和各位同学一起接受宰杀。」说完,便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拉着南宫芸和陈洁美向水池走去。南宫小芸看起来对接受宰杀蛮不在乎,在进入厨房前还瞄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什么用意,而陈洁美则好像早就知道要接受屠宰一样,一脸的平静。

不知道是不是校长的身份,刚才看着十几个裸体的女生我没什么反应,一看到校长丰腴洁白的玉体,小弟弟马上很不安份的帐了起来。本来我受到了惊吓,准备牵着姐姐回家去,不参加这场学校聚餐的,看到了校长,不由自主地留了下来。开什么玩笑,每次经过校长办公室的时候,我都会在心里想着这端庄的校长脱光后会是什么样,身上的美肉又会是什么味道,现在机会来了,能不留下来吗。
大家都清洗完毕后,排着队进了厨房。食堂的大厨问了句,谁来先!

「我是校长,就由我先来带个头吧。嗯,请问要怎么处理我?」校长嫣然一笑,站出来说道。她的笑容很甜美,很自然,不过从她微微颤抖的娇躯上可以看出她此时心里是相当紧张的。

食堂厨师外号饕餮呆,在这学校有十几年了,平时比较木纳老实,胃口奇大,得了个外号饕餮呆,真名倒是没有人记得了。

十几年前校长亲自从烹任学院里把他招聘了来的,当时学院里成绩比他好的人有很多,但校长就选中他,因为他老实不滑头,到学校后,校长在各方面也对他颇为关照。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性格孤僻,从小到大也几乎没有朋友,在校长身上,他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温暖,在他心里,校长就像是妈妈、姐姐一般。
因为要宰杀自己最尊敬的校长,饕餮呆全身颤抖起来了,只见他抖的厉害的手在校长洁白的身子上不停的游走,先是在丰满肥大的巨乳上摸捏了几下后,游走到有些丰满的肚皮上,然后又摸上了雪白的大腿,最后,在校长迷人的美穴后抠摸了几下后,看了看手上的爱液,转身问校长:「校长,我觉得您最适合红烧,可以吗?」。校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只是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饕餮呆扶着校长抖动着身体,让她慢慢地躺在了处理台上,固定好四肢后,轻轻的说:「我不想割您的喉咙,在脖子留下创口,会破坏校长您的美观。我用别的办法好吗。」那样子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校长轻轻的嗯了一下,还是没有说什么。

饕餮呆拿了张胶纸封住了校长的性感的小嘴,再拿了一把小铗子,铗在了校长小巧可爱的鼻子上,然后双手在她身上轻轻的抚摸着。

没多久校长美丽的小脸开始慢慢的涨红起来,小脑袋不停的左右扭动着,洁白无暇的美体不安份的伸缩着,时而紧贴台面,时而挺胸拱起,胸部快速的起伏着,小手上的美丽的指头紧扣着,两条修长的大腿不停的摇摆,还能从她封住的小嘴中听到嗯嗯的叫声。

在校长拼命扭动的时候,饕餮呆也没闲着,他左手轮流在校长两只丰满的巨乳大力揉搓,右手伸出两根手指,在校长的美穴中快速的抽插着。

几分钟后,校长的美穴中喷出长长的一股爱涂后,整个人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紧握的小手慢慢的松开了,美丽的头部也不在扭动了,只有两条大腿,时不时的抽搐几下,最后两腿一蹬,再也不动了。

窒息死亡的处理的方式有一种好处,就是失去生命后美肉中的血液会停止循环而滞留在原来的位置上从而美肉在烹任好后更多一分鲜甜,外观上肌肤也不会因为血液的流失而一片灰白。

饕餮呆非常温柔地取下校长鼻子上的铗子,扯下小嘴上的胶线,擦去她眼角的泪痕、拨弄好微微扭曲了的小脸,然后轻轻地梳理着校长那因为头部不停地扭动而有些散乱的秀发,那模样,好像是一个体贴的丈夫正给予他娇妻无微不至地关爱。

现在校长看起来就像是睡美人,安详又恬静……

饕餮呆默默地看了校长几分钟后,终于拿来把尖刀,从校长美丽上腹插入,慢慢的往下切,一直到耻骨才停下,抽出刀来。肚皮没有夸张的分开,仍然是紧紧的连接着,只有一条红红的线在上面,仿佛刚才从上面划过不是刀而是一支笔。
饕餮呆把手伸进校长的肚皮,把里边内脏、肠子等所有的器官一件一件的取了出来,用清水仔细的清洗里空空的腹腔后,拿了个头套套住校长美丽的秀发,然后拿了根细绳,绕住膝盖后面的关节往上拉,一直到两只膝盖顶住了脖子后,就打了个结,紧接着拿起校长白嫩的手臂环抱住了两条小腿,又拿根绳子打了个结,做了抱腿环坐的姿势后,抬进了放满了各种酱料并且已经沸腾的大锅里,盖上盖,嗯,差不多就完成了,现在就只是火候的问题了。

处理完了尊敬的校长后,饕餮呆似乎也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坐在地上猛喘气,点了根烟猛吸着,半晌后才说,下一个是谁,声音有些砂哑了。

南宫小芸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说:「轮到我了吧。不过我有个要求,能不能请那个龙吟风来和我做最后一次爱。哦,别误会,我没有喜欢上他,只是全校的男生都让我上了个遍,就差他一个了。」——肯定是在吹牛。

我一直在奇怪着,说南宫小芸要偷换试卷吧,换谁的不好,偏要换我姐的,为什么不找成绩差些刚好及格的来换呢,这不是惹人注意吗?正好过去问问。
看到南宫小芸孤独的坐在处理台上的落寞的神情,我叹了口气,坐到了她旁边,一把搂起她,让她坐在了我腿上,依偎在我怀里,手捏过她的小脸,张嘴吻了下去。南宫热烈的回应着,小手摸上了我的小弟弟,一下小弟弟就胀了起来。
我也不示弱,一只手拥着她那光滑的背,另一只手伸向了桃源美穴,轻轻的挑逗着,不一会儿,她的呼吸就渐渐的重了起来。

别看南宫平时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小太妹模样,现在清先过后,才发现她其实长的很漂亮,而且身材很火暴,而现在依偎在我怀里更像个温驯的小猫。
我轻轻的说出了心里的疑问,南宫的回达令人吃惊:「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是谁这么无聊调包我的试卷?我根本就不想换的。对了,你知道我家是做什么的吗?我爸爸是国家授权整个江南秀色行业的总代理。爸爸有很多朋友,他朋友多,聚会也多,每次聚会我家里就有一个姐妹或姑姑或者是小妈妈被宰杀来晏客,我不想和她们一样,被爸爸用各式各样的名目宰杀,而且是用来招呼那些我不认识的客人们,所以我故意不好好读书,哎,好东西好是交给同学们好。」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